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产品展示

我在拼多多砍价群当卧底

时间:2018-09-25 01:50:03 作者: 来源:本站 点击:次 【收藏到QQ书签

广告 广告

  很少有公司像拼多多这样,成功上市没有成为顶峰,反而遭遇到舆论的嘲讽和质疑。“拼多多砍价群”就是这样进入了我的视野。

  在QQ以“拼多多”“砍价”为关键词,可以找到数百个以此命名的QQ群,在这些QQ群里,还可以找到相应的微信群,有些砍价群竟然是要收费才能加入的。

  以24小时计,我总共收到了近300个砍价链接。如果再加上其他信息,一天内,我的手机起码被轰炸了上千次。

  如果把这些商品加以分类,其中90%以上是生活用品,包括纸巾、洗发水、洗衣皂、发绳、防晒衣……原始售价大多不超过30元;此外还有少量小孩玩具,滑板、充气游泳池。

  被大众诟病的山寨大件电器、数码产品,一次也没有在砍价群里出现过,仅出现过几次售价10至20元的耳机、插线板之类的。

  究竟是什么人,这么有时间,每天呆在砍价群里,只为省十块八块?我在群里潜伏了一周,发现了这些规律。

  每天真的有这么多用户在拼多多上买东西吗?在潜伏拼多多群的日子里,我才发现,这可能是真的。

  每个群都达到了可容纳人数的上限。查看群成员概况,很容易就会发现这类群的两个特点,一是女性占绝大多数,二是90后占比高达90%以上。

  在一个砍价群里,我观望了一会,发现竟然是全员禁言的,只有管理员一直在群里甩淘宝优惠券的链接。

  在另一个2000人的群里,有96%的女性,90后占绝对多数,但这些年轻女性既不卖“萌”也不聊天。

  据观察,其中很大一部分,是全职妈妈,还有不少是十五六岁的中学生,此外就是每天不用在固定时间上班的人,收入都不高。

  靠大家帮忙砍价,那个朋友最后免费拿到了一款防晒衣,她看了以后就动了心。拼多多后来成为她每日必逛的APP。

  她明确表示,就是冲着拼多多的便宜加入砍价群的。她也知道便宜无好货,但一看到便宜的价格,就克制不了内心想买的欲望。“我买的也都是日用品,质量不好的话,丢掉也不会心疼。”

  这种理由在学生族群中竟然非常多。我接触到的最小的拼多多用户,是北京一所小学四年级的女生,她希望能免费在拼多多上买到一款心仪的头绳。

  以“温度计”为例,她的丈夫是一名保险销售员,收入完全可以养活一家四口,但“温度计”仍然乐此不疲地在砍价群里砍价,其实是,这成了她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。

  她说自己每天除了带孩子,就是玩手机,但现在,玩手机的时候还能赚钱,这不是件好事儿吗?2015年至2016年间,她曾尝试做过微商。

  如今,她的生活目标转向在拼多多上以0元拿到商品。在她看来,这是她花时间和精力赚来的“战利品”。

  她喜欢这种成就感:每天只要花点时间和精力,找到足够多的人帮忙砍价,就能免费拿到某样商品。

  现在,除了砍价,她还开始找人帮忙拆红包——拼多多的另一种玩法,和砍价的规则一样,需要找多个好友点进链接,直到成功把红包拆完。成功拆出一个红包,金额一般是5.8元、8.8元,“也能抵掉一部分钱”。

  许多精英人士为拼多多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降级吵个不休时,砍价群里这些忠实用户,根本不关心这些争论。

  对于他们来说,拼多多有时就像一款游戏,其他游戏是通过打怪升级赚游戏装备来获得满足感,而拼多多这款游戏,是通过能和真实世界联通的金钱。

  潜水一周来,我见过这些拼主成功地拆到5.8元的红包,以不到10元的价格买了8盒抽纸,免费拿到原价60的滑板车、原价28.9的口红、原价37的地垫……

  歧视最强烈的是,新拼主一刀下去,可以砍掉三五块钱,而老拼主不受待见,每砍一次,只能砍掉1分钱。

  受这条规则影响,热衷于砍价的用户,就需要不断去主动发掘新拼主,以便获得其含金量最高的“初刀”。

  新拼主又往往是老拼主的朋友,要帮朋友砍价,便需要下载APP、注册,这种策略,无形中成为拼多多用户得以迅速扩张的原因之一。

  为了砍一款37元的补水仪,群友“小絮”找了近10个老用户,加起来只砍了0.27元。

  但在获得更多收益的诱惑下,小絮还是努力发展了2个新用户帮她砍价,但最后,离砍到0元还有一大半的距离。

  数据显示,从2017年3月到2018年2月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仅移动端上,拼多多的注册用户就超过1.5亿,以2018年3月的数据,拼多多的日活量为4310万。

  这也从侧面证明,虽然拼多多在3年时间里成功将活跃买家的数字扩张到3.44亿。但其中大约有33%用户,只是作为那批忠实用户的陪绑者而存在的。

  只有5天,我所加入的砍价群全部满员了,但查看日期,这些群大多才创立了不到半个月。

  按照拼多多的规则,每一个砍价链接,同一个用户一天只能砍一次,而每个用户24小时内最多只能砍三次。

  砍价链接的有效期也只有24小时,超时后,之前砍掉的价钱全部抹掉,如果还想要这款商品,必须从头再来。

  如果想要别人帮你砍价,你也要帮别人做一件事。这件事通常是下次回帮砍价,或帮忙拆红包。

  有一个微信群,我刚进群时,就看到一个名为“混世小魔女”的群友正在骂人,“这个人真的很恶心,还敢进群”“已经骗了我几次了”“大家都不要相信他”……

  在群里呆了两天,我才明白,这个“混世小魔女”被另一个群友骗刀好几次——所谓骗刀,就是说好了要互相帮忙砍价,等到需要对方帮助时,他却装做没看到。

  这意味着互砍的另一方白白失去了一次在群里交换的筹码,急需在24小时内砍完价的商品,也少了一次被砍价的机会,这件商品就可能无法拿到。于是,被骗的群友就会当众揭发某人的“骗刀”行为。

  这相当于一种大字报式的揭发,此话一出,被揭发“骗刀”的人,便几乎不可能获得来“互”的群友了。

  一位坐拥8个群的资深拼多多用户说,在砍价群里,诚信是最重要的,只有信守承诺、帮人砍价,才能在群里生存。

  她混群里大半年,只遇到过2次被骗刀的事情,“大家都会选择诚信,这就是规矩,唯一的规矩”。

  但我只能说她的运气太好。作为一个拼多多新人,我入群第二天,就被骗了一刀,而且是“含金量”最高的“初刀”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:一位初中女生,本来说好了要和我聊聊砍价群的生存技巧,前提是我先帮她砍价,以便她能免费拿到一款价值27元的湿巾。

  但帮她直接砍掉了3.2元后,她就不再理我了,唯一回应是进我的QQ空间散了散步。不过,这款湿巾她最终没有砍价成功。

  在这些完全由陌生人组成的群里,仿佛也是一场生存游戏,每做一件事,都需要利益交换;每个进群的人,也都有其明确的目的。

  15岁的初中生笑笑在互砍群里呆了2年,她告诉我,她的目的不是为了砍价,而是赚钱。

  她的赚钱办法是,如果帮忙砍价,对方需要加她的提供的淘宝客微信为好友。每成功加上一个好友,笑笑能赚1块钱。

  为了尽可能多赚钱,笑笑加入了10多个互砍群,她说,每天拉到5个好友不是问题。她告诉我,靠这种方式赚来的钱,足够支撑她一周在拼多多上购买7样商品,还能补贴家用。

  在父母眼里,笑笑是“早当家”的孩子,还能给弟弟妹妹买玩具,因此一直特别支持。

  这里也是招水军的广阔市场。在不少群里,只要去今日头条留下3条评论,并截屏作证,就自会有人来帮忙砍价。

  有些人实在没有资源可交换,就直接发红包请人砍价。红包金额都很小,但抢到的人,通常不好意思不去帮忙砍价。每次发红包,我都赶不上,通常在2秒之内就被瓜分。

  在互砍群里,还有一种角色,叫“包砍商”。他们专以帮人砍价为交换条件,获得少量金钱当回报。

  在这里,还可以看到海量的以“粉丝”需求为主要特征的信息,包括:扫码关注,僵尸粉,挂机,修改步数,视频会员,群发器,平台评论……差不多都是为各大平台冒充下流量,然后获得5毛到几块的报酬。

  群友们对此毫不介意。只要有需求,他们大多会帮忙,回馈则是在拼多多上帮砍价。

  这形成了一种奇异的循环,为了获得一些本也不是特别需要的低质商品,他们就去帮助别人,把同样低质的内容刷量、推广。

  至于效果如何、影响如何,没人关心,但所有平台的流量,都获得了有效而真实的增长。

  今年3月,为了能够以0元拿到原价一百余块钱的婴儿爬行垫,她从白天开始,只要一有空就在7个群里为砍价“吆喝”着,晚上10点把两个孩子哄睡之后,还一直熬夜到凌晨两点,终于成功以0元的价格拿到了爬行垫。

  最近,“温度计”又在砍价群里发现了“返利网”这个低价渠道,100元以内的商品,只需要拉5个新用户注册,就能免费拿到。

  她相中了一款剃须刀,想送给丈夫,除了在群里找人帮忙注册之外,她还给5个朋友打了电话,请求他们帮忙。

  当然,并不是所有朋友都愿意帮忙,5个人中,只有3人通过她的链接下载了APP,注册了用户,有一个以手机内存不够为由,拒绝了她,还有一个,就没有回复。

  所有能够靠手机赚点小钱的事情,她都愿意参与,比如在一些APP上浏览信息赚钱,或者充当水军去发表评论,3条1块钱,她都会去尝试。

  今年只有16岁的月舞,是个农村女生,她说自己没有零花钱,也没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。

  为了能自己赚点钱,她去试过群里的打字员工作,可工作之前,就要交上百元的会费,她掏不起,只好作罢。

  对于月舞来说,相比质量差,不能拥有,则更糟糕。于是,她选择用时间和精力去交换。

  她向我打听还有什么赚钱的办法。我告诉她,可以发传单,或者写写文章,她很不屑地说,“那才能赚几个钱”,她只希望找到拆红包那种“不需要花太多力气”、可以在线上干的工作,哪怕一次只有几块钱。

  在在搜索拼多多砍价群时,我还发现了不少有机构认证的拼多多群,且认证机构,并不是拼多多自己。

  比如:排位第一、有4999位群成员的QQ群“拼多多拼多多拼多多拼”,认证机构竟然是吉安市青原区吉畅科技有限公司,而有498位成员的QQ群“拼多多拼多多拼多多多”,认证机构是哈尔滨正达家居经销有限公司。

  我试着加了几个,每一个都设置了加群问题,引导申请者进入另一个群,申请加入后,刚进群,就被机器人管理员@了,说可以加某个QQ号,通过刷单挣零花钱。

  这不是拼多多群吗?我试着发言,但是发出的话都标出了红色感叹号,以为是信号不好,无论重发几次,都无法发出。

  这些群的流动很大,不停地有人进出。看来,这是瞄准了拼多多用户,而专门设计的“招聘”渠道。仔细想想,这也算是一种精准投放了。我所接触到的“温度计”、月舞、笑笑,都对此类工作极有热情,哪怕忙活一天,只能赚到一两块钱,她们都特别满足。

  为什么不去学习一些能赚更多钱的能力呢?尤其是面对两个十五六岁的中学女生时,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。

  她们很不耐烦地回答我:“能学什么习?放假了很无聊啊!”“我不是在学习吗?我每天都有写作业。”

  娃娃是我在某餐饮店会员群里认识的群友,当我在群里询问大家对于拼多多的看法时,他站出来发言:拼多多是我最烦的APP。

  他嫌弃拼多多的理由如下:朋友经常发链接,让他砍价;拼多多APP和公众号发太多消息,除非卸载和取关,否则关不掉;在各大电视节目上播放的洗脑广告曲,让人厌烦。

  我觉得很奇怪,一个对拼多多这么厌烦的人,为什么会在专门的拼多多互砍群里?

  他回答说,是为了帮别人砍价才进的。但第二天,我就收到了他的群发消息——扫码免费领电动滑板车。

  笑笑告诉我,她的同学曾以0元抢过一件冬季棉袄,拿到手的却是一件轻薄的短袖。

  拿到货后,同学的父亲整整郁闷了3天,每天下班回家,就盯着衣服看,念叨着白费了多少力气。

  但这位同学一家并没有从此抛弃拼多多。这位父亲转过身又开始在拼多多上以0元购买了饼干。

  其实,许多拼多多用户都是怀着侥幸心理的,他们总以为自己是幸运的,不会买到次品。

  这背后隐藏的,是深深的不安全感,是对金钱的绝对信仰,以及无法摆脱现实生活状况的无奈。

  更可怕的是,许多人觉得,打点小工,赚点小钱,能满足基本的生活,就挺好;而读书,太难了,也赚不了几个钱。

  一边看重蝇头小利,一边对未来不屑一顾,这两种情绪,构成了每个“拼多多互砍群”的主基调。身处其中久了,我感觉像生活在另一个不曾了解的中国。

  当大城市里的人都在议论,日本电影《小偷家族》,如何把一群被社会抛弃的边缘人的生活,拍得温暖而令人动容时,这些生活在“互砍群”里、站在中国主流社会边缘的人,不过是人们讲到“拼多多”时的谈资而已。

广告

上一篇:返回列表 下一篇:省时舒适 欢迎乘坐新区快客K5、K6、K78路

随机推荐的信息
    无相关信息